网址:http://www.linwaikuan.com
网站:皇冠体育

中华民国宪法草案(天坛宪法草案):一部繁琐

  

中华民国宪法草案(天坛宪法草案):一部繁琐到不能用的宪法

  “繁琐的草案并不好…繁琐的草案意味着——没办法执行…”另一位现代学者说。 “但是国会议员总数为870人,取消350人后,国会议员还有520人左右,国会仍拥有开会的法定人数…于是袁世凯再次下令:虽在‘二次革命’前已脱离籍并加入他党的议员,亦视为,他们的议员资格同样予以取消…”张华腾说。 “根据台湾学者张玉法的研究,各省都督等关于宪法草案问题的通电有74件,发于10月28日至11月4日之间者43件,其所表白主张,明指宪草谬误、箝(qián)行政权过甚者24次,指斥人假宪草会从事破坏活动者12次,主张解散国会者11次,主张重订或取消宪草者8次,主张将宪草会解散重组者7次,主张将解散者7次。(张玉法:《民国初年的政党》,岳麓书社2004年版,第437页)…总之,各省长官的意见主要集中于解散并取消议员资格及宪法草案…这就为袁世凯采取激烈手段,下令解散,解散国会提供了充分的根据,创造了激昂的舆论氛围…”张华腾接着说。 “通俗易懂的法律会成为畅销读物…在畅销法律中选择一部作宪法就行了…”现代学者最后说,“议员的作用是:在议会上提出畅销法律…对畅销法律投票表决…将得票数最多的法律定为国家法律…” “《天坛宪法草案》与《临时约法》相比,明显地扩大了总统的权力(如规定大总统有颁布紧密命令权等),但仍含有责任内阁的精神,因而遭到袁(袁世凯)的敌视…”民国百姓说。 请看下集《蒋介石的一生458、袁世凯解散国会;总想着动武的革命党;二次革命的影响》” “一石激起千层浪…袁世凯看到宪法草案不利于自己,便鼓动全国各省文武官员发表言论攻击《天坛宪法草案》,掀起了一个攻击国会、攻击宪法草案、攻击的浪潮…各种通电像雪片似的飞向全国。北洋将领‘群攘臂嗔(chn)目而议宪法’,奉命南下讨伐‘二次革命’的两员大将张勋与冯国璋首先发难,攻击宪草‘奇谬’,是‘二权分立,剥夺行政权已尽’(这话说得不无道理),主张将操纵宪草的‘从速禁除’(开始胡言乱语了)。接着,由黎元洪领衔,22省军政首脑署名发出拥护袁世凯的电文,反对宪草,主张解散…”张华腾说。圣贝达羽绒服4套! “1916年讨袁护国战争后,继任总统黎元洪宣布将‘召集国会,速定宪法’。8月,在北京召开的国会决定,继续1913年的制宪工作,并以‘天坛宪法草案’为两院宪法会议的讨论基础。后因国会在制宪问题上分歧很大,不久发生张勋复辟,制宪工作再次流产…”民国百姓最后说。 “10月25日,袁通电各省都督、民政长,攻击宪法起草委员会由议员操纵把持,‘形成国会专制’。袁的党徒遂附和攻击‘肆毒宪法’,攻击宪法草案为‘暴民专制之宪法’…在袁的恐吓下,宪法起草委员会已不足法定人数,遂(suì)于11月10日自行解散,所定宪法草案也随之流产…”民国百姓接着说。 “袁世凯及其北京政府基本上还在法制的范围内行事,完全可以在法律上进行较量。革命对社会破坏严重,付出的社会成本太高,是一种不得已的斗争方式,而不是一种常态方式… “乃国会第一大党…取消议员资格,也即是解散国会的举措…然而,袁世凯命令里规定:‘二次革命’发生时仍具有党籍的350余名国会议员的证书及徽章全部追缴…”张华腾最后说。 “宪法这样的文件不能由1人起草…1人写的话,是独裁…但是让几百人一块写…根本写不出能用的宪法…”现代学者接着说,“这个矛盾能够解决吗?” …张华腾:复旦大学历史学博士,陕西师范大学教授、博士研究生导师…见《蒋介石的一生444》… “11月4日,袁世凯下令,以查获议员与二次革命有联系的证据为由,宣布为‘乱党’,解散在北京的本部及各地支部、分部,所有籍的国会议员,一律取消其议员资格,追缴其议员证书及徽章…”张华腾继续说。 …恐吓:以伤害他人等事威胁他人,使他人心理感到恐惧…在许多国家是一项刑事犯罪…无论有无向对方动粗,无论是否使用暴力(这里专指肢体攻击),只要语言上威胁对方,就构成恐吓…用恐吓获取他人财物,构成“恐吓取财”罪… “11月13日,参议院、众议院两院议长发出通告,宣布国会因不足法定人数而‘停止议事’…国会无解散之名,有被解散之实…”张华腾接着说。 “感觉还是《临时约法》好,这个宪法草案太繁琐了…看的我头晕…”现代学者说。 “最终第二次被取消议员资格的有80人…两次共取消438人…剩下的已不足半数…按国会规则不能举行会议…国会不能开会,宪法起草委员会通过的《天坛宪法草案》无法通过国会审议,胎死腹中…”张华腾接着说。 “《临时约法》是宋教仁一人起草的,思路很清晰…《天坛宪法草案》是几百名议员你一言我一语拼凑出来的…内容混乱,让人无所适从…”又一位现代学者说。 前项会议,非总员三分二以上之列席,不得开议;非列席员四分三以上之同意,不得议决。 “以前是解决不了的,不过现在能解决…”现代学者继续说,“方法就是让所有国民写宪法…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